追击者

主演:
河正宇  金允石  徐英姬  金裕贞  郑仁基  朴孝朱  
备注:
BD1280高清中字版
类型:
动作片
导演:
罗泓轸  
年代:
2008
地区:
韩国
语言:
韩语
更新:
2019-06-14 19:13
简介:
剧情介绍:深夜的首尔街头,出租车上频频被插上写有电话的应召女郎的卡片。前刑警忠浩(金允石Yun-seokKim饰)手下就有着一批应召女郎,表面粗暴野蛮的他,对姐妹们貌似毫不讲理。最近忠浩手下的姐妹频频发生失踪事件,他认为是有人故意把她们拐卖。急怒叫跳,象打雷一样猛烈又.....详细
云播放地址1
观看提示:
影片加载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如果加载时间过长或则无法播放请刷新几次或者切换其他播放来源试试,如果播放过程中出现卡顿,请暂停几分钟后再开始观看,祝观影愉快!
相关动作片
追击者剧情简介
动作片《追击者》由河正宇,金允石,徐英姬,金裕贞,郑仁基,朴孝朱主演,2008年韩国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剧情介绍:深夜的首尔街头,出租车上频频被插上写有电话的应召女郎的卡片。前刑警忠浩(金允石Yun-seokKim饰)手下就有着一批应召女郎,表面粗暴野蛮的他,对姐妹们貌似毫不讲理。最近忠浩手下的姐妹频频发生失踪事件,他认为是有人故意把她们拐卖。急怒叫跳,象打雷一样猛烈又急又怒,大发脾气的样子的他猛翻登记簿寻找从挂下来的蜘蛛丝可以找到蜘蛛的所在,从马蹄的印子可以查出马的去向事情所留下的隐约可寻的痕迹和线索,最后确定了一个嫌疑电话尾数为4885。正好这个电话这时呼入需要应召女郎。忠浩让美珍(徐英姬Yeong-hieSeo饰)前去。  正在家里发烧卧床的美珍想拒绝,无奈拗不过忠浩,留下七岁女儿在家后还是出门了。忠浩让她记住对方的地址并且用短信告诉他,叮嘱她别搞砸。忠浩亦同时尾随而去,想揪出这个拐卖贩子。美珍跟着4885池英民(河正宇Jung-wooHa饰)进入房间时发觉一切已经太迟,在这个毫无信号的地方,池英民要将她残忍杀害……  失去美珍联系的忠浩开始四处寻找,偶遇到池英民后凭借他身上的血迹断定他是凶手,经过追逐后把他带到警察局。但是警察的冷漠无能以及池英民惊人的冷静,让案件无法侦破。池英民说美珍可能也活着,而忠浩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美珍的希望,拼命追击。

池英民 | 河正宇

池英民一个残暴的连环杀人的凶残杀手、食人恶魔。前刑警的捕猎目标。

严忠浩 | 金允石

因看不惯警局腐败歪风而毅然辞职,前刑警忠浩改行经营一所按摩院,因一个按摩女郎的金美珍失踪,他与杀人者池英民展开猫捉老鼠的击追戏游。

金美珍 | 徐英姬

严忠浩开的按摩院摩女郎,后无故失踪。事件因她而起。

正方观点

海报《追击者》不仅是对当代韩国社会的一次真实写照,也是对两位演技派明星实力的一次检阅。影片体现其中的速度感和紧张感,即使影像画面粗狂,拍摄的生动又真实片中每一个细节生动细腻,华丽和黑暗并存的都市首尔,影片以环环相扣的情节和快速变化的节拍营造多变的视觉冲击,令人窒息的紧张感,细腻影像中甚至在一场画面的拍摄中连续拍了200次。丰富的影像画面体现了连环杀人事件的真实感和主人公忠浩的紧迫感,通过主人公的追击线索同时带出社会条理混乱、冷酷残忍的一面。 (新浪娱乐评)

《追击者》这部极具好莱坞风格的商业片中,导演采用了希区柯克式的叙事手法,让观众通过画面了解到比男主人公,即"追击者"忠浩更多的真相,由此来带动他们的情绪,使观众处于一种更为紧张的状态。尤其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在环环相扣的情节和快速切割的镜头中,观众一直对忠浩能否找到失踪的按摩女而感到焦灼不定。这部被称为"韩国式"的现实主义写实作品,在对现实的批判和反思 。(国际在线评)

《追击者》突破了传统的犯罪惊悚片,影片中,无论是忙于竞选无暇顾及市民疾苦的市长候选人,还是释放罪犯的虚伪当权者,抑或是毫无作为的办案人员,在面对"善"与"恶"时所呈现的生动嘴脸,可谓是一幅风格写实的韩国社会自画像,而这亦是近期韩国同类型作品所缺乏的 。(搜狐娱乐评)

反方观点

《追击者》导演没有靠营造什么特别气氛来增加影片压抑感,相反,是因为导演超乎想象的冷静处理,令观众时刻担惊受怕。不是野心勃勃的大制作。诚意是有的,但是它被扭曲地表现出来。少量的行为暴力,大量的语言暴力,一切都根源于那个阳具 。(金鹰娱乐评)

追击者影评
老实说,多少有些被韩国人的这部《追击者》震到了。
起先是把海报上的人误当成了崔岷植才买来的,发现弄错了之后还后悔不迭来着,完全没想到竟然好到这个程度。

据说,这部电影源起于:一个叫做罗宏镇的韩国人,某个夜晚,在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街,偶然间看到一位步行女子,忽然想到:若是这位女子凭空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没有任何目击者,那该如何寻找到她呢?就是这样一个偶发的想法,促使他后来导演出了自己的第一部剧情长片《追击者》。
所谓“处女作”哦,但却绝对手段老辣,画面凌厉紧迫、节奏感出类拔萃。那倒也罢了,一部以连环杀人犯为题材的电影,貌似做到那样并不难。好莱坞可以,香港也可以,也就我们大陆的电影人常常做不到而已。《追击者》真正玩得巧妙的地方在于,完全的反类型化,不按常理出牌,毫无悬念地开场不久就亮出凶手身份,但却在后来的推进中不断出现出人意料的起伏,不断给你希望,然后又不断浇灭你的希望,就这样把你推往一个明知结局却无力避免的绝望境地。影片高潮那段,发生在小卖部里的情节,怕是足以让所有观影者,崩溃。

近百年前的某个夜晚,北京宣武门外的绍兴会馆里,据说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场对话:
一个人说,“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另一个人则说,“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前一个人被后一个人说服了。所以他后来写了一篇叫做《狂人日记》的小说,开始了自己的“呐喊”生涯。这个“呐喊”的人,后来倒是被“钦定”为上世纪中国最伟大的作家了,只是,百年之后再来看那场对话,他当时是否该“呐喊”,却似乎仍然是一个疑问。
因为,他的“呐喊”貌似是真的惊醒了一些人的,可是,铁屋子似乎至今仍然还没有被“破毁”。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当时的想法是,“我虽然自有我的确信,然而说到希望,却是不能抹杀的,因为希望是在于将来,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了他之所谓可有。”可是,“所谓可有”,如果被证明,结果到底还是没有,那么,何如当时就不要“呐喊”?要知道,绝望固然是一种莫大的痛苦,但在绝望的时候给人希望,然后终究还是绝望,那绝对是更大的痛苦,委实是对不住那些从熟睡中被惊醒的人的。
《追击者》的手段和效果,某种程度上说,大致也就类似于那个伟大作家如此那般的“呐喊”。

事实上,一度飞速崛起的韩国电影,近年来已经走出了曾经的神话,滥作迭出,难免让人疑心:或者是毕竟根底浅、情怀低的缘故,已无东山再起的能力。可是,这部《追击者》的出现,却多少证明,韩国电影人的创造力到底不可低估。
或曰:我们的大陆电影,何时才能这样持续不断哪怕是隔三岔五也好地拍出如此高水准的影片呢?这个疑问,就跟中国的球迷们常常发出的“国足何时才能不恐韩”的浩叹,貌似是一样一样的。
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就是,百年前那场对话中所谓的“铁屋子”真的“破毁”的时候。或者如村上春树前不久在耶路撒冷的演说里所说,大家都愿意站到“蛋”这一边、而不是体制那一边的时候。问题只是在于,那个“铁屋子”,真的有“破毁”的可能么?如何才能“破毁”呢?有多少人愿意站到“蛋”这一边、而不是体制那一边呢?